?
联系电话:0794-8291213  投稿邮箱:fzxww1234@163.com   广告QQ:2403713761  
 现在的位置 抚州新闻网 > 旅游> > 抚州景点> > 古村>
黎滩河上忆恨水

发布时间:2018-02-24 05:03:11 来源: 临川晚报
  

澳门皇冠赌场,ca88亚洲城娱乐官网,威尼斯娱乐注册,365体育网址导航站,威尼斯人网上投注,威尼斯人网站开户,威尼斯官网注册,威尼斯棋牌

说到张恨水,黎川人有一种特殊的情感,不仅仅因为他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著名作家,更多的是因为他对黎川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怀,黎川始终是他心中的“梦里江南”。假如把他的文学成就比喻成一艘巨舰的话,那么这艘巨舰就是从抚河的上游——黎滩河驶向大海的!

翻开张恨水的《写作生涯回忆》,我们可以看到他在黎川的童年生活是多么快乐和充满童趣,这对他一生的文学创作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。他用大段的文字这样描写着:“由于父亲早年在江西卡子上做税务工作,因此我的童年是在江西度过的。当我10岁边上(1905年),父亲接我们到新城县(后改名黎川县)去,坐船走黎水直上,途中遇到了逆风,船上的老板和伙计一起上岸背纤,老板娘看舵。我在船上无事,只好睡觉。忽然发现船篷底下有一本绣像小说《薛仁贵征西》,拿出一瞧,就瞧上瘾,方才知道小说是怎么回事。后来我家里请了一位先生,这位先生也是爱看小说,他常带一本《三国演义》来,我一有机会就拿来看一点。我又在父亲桌子上找到了洋装的《红楼梦》,我读了大观园一段,懒得再看,我正要看打仗的书呢。这以后,我就成了小说迷。我把零用钱积攒下来,够个几元几角,就跑到书铺子里去买小说书。有时父亲要审查,他只准我看《儒林外史》《三国演义》之类,别的书往往被扣留,有时还要被痛骂一顿。于是我就把书锁在箱子里,等无人的时候再拿出来看,尤其是在夜里看最好,大家睡了,我就把帐子放下,把小板凳放在枕头边,在小凳子上点上蜡烛,将枕头一移,把书摊开,大看特看。后来我父亲知道了,每晚都要查一查,他说12点以后该睡觉了,在床上点蜡烛太危险。这时他对我看小说也不太反对,索性管我叫‘小说迷’,我母亲也不管了,渐渐地我有了两三书箱的‘小说书’”。

如果不是出自老人的回忆文章,谁会想到黎川这个偏僻小城,居然会与海内外知名的文学大师有着不解的情结,谁会想到先生的文学启蒙竟是从黎滩河上的乌篷船里开始的。因为先生,黎川厚重的历史便有了更丰富的人文资源。

从先生的叙述中,我们可以断定,先生在黎川生活和学习的历史已成为不争的事实,并且从黎川开始接触小说而一发不可收拾。人生的际遇真是难料,船上一本小说,竟然引领了先生的一生;黎川的山山水水、廊桥码头、小街古巷、风俗人情、文化氛围,熏陶、浸润并造就了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一位伟大的作家,也创造了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奇观。一个世纪以来,先生的作品并没有因时间的流逝而被世人忘记,反而随着电影电视等媒体的普及,又有了更强劲的生命力和更广阔的市场。

黎川位于武夷山脉中段,属于赣江抚河水系的上游,这里山高林密、没有旱路,黎滩河成为人们与外界联系的唯一通道。这里盛产的圆木、毛竹,都是通过水路漂流而下。这里雨量充沛、风景优美、民风古朴,是典型的“江南小镇”。北宋著名的理学家、教育学家李觏也生活修学于此,并与张恨水居住的南津码头仅一桥之隔,留有李觏足迹的“赤溪风月亭”,至今仍伫立于篁竹畅园村的阡陌荒野。

张恨水先生的女儿张政在《我的父亲张恨水》中用诗一样的语言描写父亲进入黎川时的心情和过程:“……南国春早,春节刚过,就已是柳条盈盈、菜花泛金了,父亲坐木船沿赣江而上。一路上风景如画,很是开心。不想就是这条江上,在这条小木船上,一个偶然的发现,竟对父亲的人生之路起了决定性的影响——他在木船上看见了一本《薛仁贵征西》……”从张政的这段描写中,我们好像看见了上世纪初晚清时代黎川秀美山川的风情画。难怪先生离开黎川多年,可童年的记忆竟还如此清晰和优美,并成为先生永久的“梦里江南”。

据史料记载和当地老人回忆,清末民初的黎川,文化氛围相当浓厚,十里长街上,开有书铺、阅读社七八家,私塾学堂也非常盛行。据张恨水先生回忆,他的父亲非常重视教育,由于工作的流动性,不管走到那里,他父亲第一件事就是打听当地最好的学堂和老师,然后把先生请到家里,或者把儿子送去学堂。在黎川,端木先生是张恨水的私塾老师。这位先生姓潘,是当地较有名气的老师,离张恨水当时居住的厘卡码头也不过200米。他也是个“三国迷”,爱讲评书。张政在《我的父亲张恨水》一书中,有这样一段描写了端木先生其人及对父亲的影响:“在新城,家里请了一位端木先生教父亲和二叔,另有一位同乡子弟陪读。这时父亲已开始读小说。祖父有一本洋装的《红楼梦》,父亲看了两页就看不下去了,扔在一旁。而端木先生是个地道的‘三国迷’,他的书桌上常摆着一套《三国演义》。先生不来,父亲就偷着拿来看,越看越有味儿,而且增长了不少文学知识。这时候,父亲的学业也有很大进步。”从这段文字的叙述中,我们不难看出张恨水对端木先生的喜爱和崇敬,也可以看到端木先生对张恨水的成长起了很大的影响。
  其实,在上世纪三十四年代,先生就已经红遍大江南北、海内海外,据说潘端木先生逢人就夸:“张心远(学名)是我的学生,记忆超人,是个神童。”并引以为豪。当时的黎川人都知道《金粉世家》《啼笑因缘》是黎川的学生写的。

你若看过张恨水先生的作品《北雁南飞》和《金粉世家》,细细琢磨和品味,就会发现许多熟悉和有趣的东西。这里,就不妨从《北雁南飞》《金粉世家》中摘录几段黎川人熟悉的方言口语:

那件事无论如何打发不开,索性把书桌移着贴近了窗户,也高声朗诵地读起书来……

“大姑娘吃了饭吗?”当时春华答复道:“我冒恰(没有吃)。”

我便笑着和老妇人道:“这对联没有干,暂时我不能拿走。我还有一点小事要到别处去,回去我的事情办完了,再来拿。如果晏些,收了摊子,到你府上拿也可以吗?”

我又呷了几口茶,便起身告辞,约了过日再会。

这回过年,过得我精穷,我正想做一两小说,卖几个钱来买米。

以上的方言口语“索性”“冒恰”“晏些”“过日”“精穷”,黎川人至今仍在使用。在先生的作品中不管是风景描写、习俗风情、客家土语,都带有明显的江南特色,先生作为天生的语言大师,对于他曾经生活学习过的黎川,当地的风土、人情、语言融入了他的精神世界,必然也会走进他的文学作品。

如今,黎川的明清老街、美丽廊桥、厘卡码头、私塾学堂、古老的书铺依然存在,黎滩河里偶尔还有乌篷船划过,尤为值得称道的是先生小时的居所仍然保存完好。这幢位于南津码头的小木楼依河而建,社萍水和熊村水在这里汇合,形成黎滩河蜿蜒北去。站在阁楼上远眺,正如先生所说,河水在脚下静静流淌,新丰、横港两座廊桥恰似彩虹和月亮倒映水中,对岸的桔子树、油菜花绿靠了天。木楼在一个世纪的风雨侵蚀中,虽然苍老,但仍以其顽强的坚持,见证着百年的沧桑巨变!


10

澳门皇冠赌场

相关链接

微信公众号
抚州新闻网
抚州论坛
新浪微博
腾讯微博

Copyright www.zgfznew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抚州日报社版权所有 
主办:中共抚州市委宣传部 承办:抚州日报社 备案号:赣ICP备10201717-2